“江南憶”組合是如何出道的

5次大改20余次小改終成亞運會“吉祥三寶”

世界浙商網訊2020-04-07 09:31:00來源:浙江新聞客戶端作者:沈聽雨 張夢月

   

   

  江南憶組合,杭州亞組委供圖。

  2022年杭州第19屆亞運會吉祥物近日揭開神秘面紗。由琮琮、蓮蓮、宸宸組成的“江南憶”組合在互聯網云端和大家見面。

  “江南憶,最憶是杭州。”這三個小伙伴融合了杭州的歷史人文、自然生態和創新基因,帶著大家對杭州亞運會的期待,傳遞著和平和友誼,向世界發出“2022,相聚杭州亞運會”的盛情邀約。

  作為國際大型賽事的形象標志,吉祥物承載著賽會主辦國和主辦城市的歷史底蘊、精神風貌和文化魅力,一直廣受關注。從公開征集到最后敲定,杭州亞運會吉祥物是如何通過層層評選的?期間經歷了怎樣的改變?為什么最后定為“江南憶”組合?日前,記者采訪了參與深化修改的專家、吉祥物設計者等,揭秘吉祥物誕生背后的故事。

   

  吉祥物征集啟動儀式現場,杭州亞組委供圖。

  全球征集優中選優 

  不遺漏任何一份有希望的作品 

  錢塘江畔,春意盎然。2019年4月,在杭州青少年發展中心,杭州亞組委向全球發出參與杭州亞運會吉祥物征集的邀約,并給出了“夢想,創新,歡樂,堅毅”4大關鍵詞。

  征集活動得到了熱烈響應。來自海內外的藝術設計專業師生、設計愛好者、熱心人士和少年兒童紛紛投稿,為杭州亞運會吉祥物的誕生貢獻智慧和力量。

  中國美術學院研究生翟莫梵是集中收件第一天最早趕到現場提交作品的,他給自己的作品命名為“汐汐”和“湖湖”,取自西湖的諧音。“西湖和錢塘江是我設計的創意來源,主要體現了杭州包容發展的特點。”翟莫梵說。

  第一天趕來遞交的作者中,不乏“大咖”級別的設計師,包括網易用戶體驗設計中心設計總監郭冠敏,杭州動漫設計師十九番,2018年第14屆世界游泳錦標賽(25米)吉祥物“奇力”的設計者徐超等。

  征集活動引發了許多人的創作熱情。年近70歲的王懷春因擔心作品郵寄來不及抵達,特意從河北邯鄲坐了17個小時火車趕到杭州,終于在2019年7月15日杭州亞運會吉祥物設計方案征集收官的當天,交上了自己的設計作品。

  據統計,為期3個月的征集中,杭州亞組委共收到海內外應征作品4633件,這些作品來自全國31個省、自治區和直轄市及香港特別行政區、臺灣地區,以及英國、美國等歐美國家。

   

  杭州亞運會吉祥物征集集中收件現場,杭州亞組委供圖。

  拆封、登記、編號,8月,評審工作開始。11位來自國內外藝術、設計、影視動畫、人文等領域的權威專家以及體育部門和運動員代表組成了評審委員會,由著名藝術家韓美林先生受聘擔任評審委員會主席,杭州亞運會設計總監宋建明教授擔任常務副主席,中央美術學院王敏教授擔任副主席。

  “我們不能讓任何一份有希望的作品被遺漏,所以對于每一份應征作品都要負責。”韓美林在評選之前,嚴肅告訴每一位評委。在他看來,吉祥物設計一定要給年輕人足夠的信任,讓他們的作品有“復活”的機會。

  評審工作按照嚴格的程序緊張有序推進。宋建明回憶說:“越往后選擇越困難。”他告訴記者,吉祥物是杭州亞運會最重要、最直接的視覺形象元素,要能夠反映杭州亞運會的總體風格,還要富于創造力、具有親和力。加上吉祥物的特殊性,作品今后制作的材質、三維呈現效果以及是否有廣泛的市場開發空間等因素也要考慮。因此他們需要從主題性、藝術性、創新性、技術性、親和力等多個維度進行考量。“比如有些應征作品從專業設計的角度來看,非常具有個性,創新性很強,可它們或許很難被大眾普遍接受。”宋建明說。

  這也是評審委員由來自不同領域的專家組成的原因。“我們從各自的角度對應征作品進行解讀探討,盡最大可能保證入選的吉祥物設計既有藝術領域的高度,也能被大多數老百姓所接受。”宋建明說,討論中不時還會出現一些超越想象的意見,給評審工作帶來新的啟發。

  記者了解到,為了確保吉祥物的原創性和嚴肅性,杭州亞組委還委托杭州市版權保護中心,在國家商標數據庫中對設計方案進行搜索比對,并委托清華大學借助其自主研發的圖形比對系統,從浩如煙海的互聯網資源中對設計方案進行多輪查重。

  審視再審視,斟酌再斟酌,經過一輪輪評審,從4633件到182件、46件、14件,最終,10件入圍方案從評委們的選票中產生,其中4件作品成為重點推薦方案。它們分別來自中國美術學院的張文、楊毅弘組合,中國美術學院的李潔,以及來自廣州的一對設計愛好者肖楊夢秋、譚思敏。還有一組特殊的作品,由評委專家從中國美術學院大四學生曹源和杭州師范大學大四學生王悅瑩的作品中各選取一個形象組合而成。

   

  吉祥物評審現場,杭州亞組委供圖。

  創新巧思雕琢細節 

  就像千百條細線擰成了一股繩 

  根據組委會要求,4件入圍方案原作者開展了自行深化修改。2019年10月1日,亞組委機關召開專題會議,又從4件獲選作品中選出3件作為重點深化修改方案,并委托中國美術學院組織三個專家組,分別進行“背靠背”修改,中央美院、清華大學、同濟大學等高校也參加了修改指導和論證。

  如果把每一次修改比作一條細線,那么吉祥物“江南憶”組合最后的誕生,就像是千百條細線擰成了一股繩。杭州亞運會吉祥物,是集體智慧的結晶。

  宋建明表示:“點對點修改時,我們對這3組作品設置了更為細致和嚴苛的標準。”最終目的,就是要讓選出來的吉祥物能夠成為杭州這座具有獨特氣質韻味的城市的視覺記憶點。

   

  杭州亞運會吉祥物設計師張文(右)、楊毅弘(左)。記者 姚穎康 攝

  以“江南憶”組合為例,琮琮、蓮蓮、宸宸最初的色彩結構在平面二維上的呈現十分完美,可是一旦進入三維,整體的矛盾就顯現出來了。宋建明說:“運動起來后,背面、側面怎么設計,帽子的形態如何改變,甚至眼睛一些小小的光點變化應該怎樣更好地處理,都成為一個個需要攻克的難關。”

  他指出,每改完一稿,大家都會進行思考反問:從國際的眼光看,作品的創新度夠了嗎?從大眾的視角看,作品能夠規避所有歧義嗎?從技術上來看,作品所設計的形象能適應未來的網絡技術嗎?從現實應用來看,作品的衍生品和真人玩偶能達到滿意的呈現效果嗎?

  “小到直徑0.5厘米,大到3米、5米,我們都會通過頭腦風暴、模擬演練進行考量。”宋建明拿出幾張設計稿放在記者面前,“這些稿子乍一看沒有任何區別,其實在色彩、線條等許多細節上,已經修改了多次。”

  這一階段,杭州亞組委和深化修改專家團隊、原作者一直戰斗在一起,夜以繼日,探索、突破、創新、揚棄,一組組脫胎于原設計稿,凝結著創新巧思的吉祥物應征作品逐漸顯露“真容”。

  “江南憶”組合設計師之一的張文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在修改時要強化作品的科技感。為此,他們和宋建明溝通后,探索嘗試了多種不同形象,出現了賽博朋克等各種風格,甚至設計出了許多奇奇怪怪的“物種”。而當真正邁出去這一步后,他們才明白了更前衛、更中間、更傳統的界定,最終形成了合適的色彩體系構建。如今,宸宸的質感介于水和瓷器之間,疊加了機械感;琮琮有著偏黃色透明亞光玉琮質感,還有熒光科技感的輔助;“蓮蓮”的“皮膚”則是基于宋代瓷器的質感做了微調,色相更為鮮活。

  據統計,“江南憶”作品一共進行了5次大修改和20余次小修改。在張文看來,專家組以及省市領導的建議,都讓他們對于吉祥物的認知在廣度、深度包括精準度上,有了更深層次的感悟。

   

  張文(前右)、楊毅弘(后)夫婦在進行作品深化修改,杭州亞組委供圖。

  “宸宸額頭上的三個古橋橋洞圖案,就是杭州亞組委副秘書長、杭州市副市長陳衛強給我們的建議。”張文舉例說,將有倒影的橋和人工智能的攝像頭結合,是對智能亞運的人性化表達,在符號元素的凝練和文化寓意的挖掘上同樣也是一種提升。

  經過一次次優化修改,2019年12月6日,由張文、楊毅弘設計的“江南憶”成為杭州亞運會吉祥物推薦方案。此后,國家體育總局正式同意該設計方案。

  2020年1月9日,杭州亞組委專程派工作組前往在科威特的亞奧理事會總部遞交吉祥物設計方案。亞奧理事會總干事侯賽因高度評價道,“江南憶”組合形象活潑可愛,易受關注與傳播;運動動作演繹生動精彩;延展應用方面有巨大空間,相信能受到亞洲和全球特別是青少年的喜愛。1月13日,亞奧理事會致函杭州亞組委正式允準吉祥物。

  三大世遺觸發靈感 

  他們就像是真正的杭州市民 

  作為杭州亞運會吉祥物的設計者,4月3日上午,當張文、楊毅弘見證了 “江南憶”組合向全球發布時,兩人百感交集。“非常開心,我們設計的初衷,就是想通過自己的專業能力,為杭州亞運盛事增添一分能量。”

  他們是夫妻檔組合,對他們而言,琮琮、蓮蓮、宸宸就像是自己的三個孩子,醞釀、創作的過程也和“十月懷胎”相似。“我們反復琢磨女兒阿喜的動作和表情,將這些作為靈感,轉化到吉祥物的表情、動態中去。”

  “江南憶”組合的三個形象,分別代表著良渚古城遺址、西湖、京杭大運河這三大世界文化遺產,是杭州的三張金名片。

  鐫刻著饕餮紋的琮琮,是中國五千年歷史文化深厚底蘊的實證;翡翠色的蓮蓮,既映襯了“接天蓮葉無窮碧”美景,也象征著“萬物互聯”元素;在宸宸身上,我們看到了科技開拓的先鋒精神、“弄潮兒”勇立潮頭的探索姿態。

  藝術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確定杭州的三大世界文化遺產作為吉祥物基本架構,正來源兩人平時帶著孩子外出踏青游玩的體驗。而這三者之間,又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

  “良渚代表的是厚重的人文歷史,是過去,我們在角色設計中,要體現其厚重感和力量感;西湖象征的是當下杭州的詩性和慢生活;京杭大運河連接著長江和錢塘江,奔涌向前,體現了對未來生活的追求向往。”

  三大世遺不僅從時空上串聯出了杭州發展的脈絡和意義,同時也都蘊含著杭州與“水”相關的特征。在初稿雛形中,良渚玉琮、西湖荷葉、錢塘江浪潮等元素就已深嵌于此。

   

  張文、楊毅弘夫婦在詮釋吉祥物內涵,杭州亞組委供圖。

  通過數輪修改后,張文和楊毅弘還摸索出了“江南憶”組合最別出心裁的特點:和歷屆亞運會吉祥物不同,琮琮、蓮蓮、宸宸由三個智能機器人形象組成,打破了以往亞運會吉祥物采用動物造型的常規。

  “這是吉祥物設計最核心的關鍵拐點。”張文說:“放大人工智能這一核心元素,跳脫出原先偏傳統、偏裝飾紋樣式、偏生物感的卡通形象設計,意義重大,這和杭州的城市屬性也息息相關。”

  杭州正在打造全國數字經濟第一城,在厚重的人文歷史及和諧的生態資源之外,科技創新是這座城市當下最突出的屬性特點。張文告訴記者,最后吉祥物的定稿中,三個形象都具備了人工智能的質感。

  在吉祥物形象動態上,張文和楊毅弘也提出了要求:“吉祥物一定是歡呼雀躍,充滿能量的狀態。”最終人們看到,有著厚重歷史感的琮琮,用舒展的臂膀展示著杭州海納百川的氣度和胸懷;蓮蓮自帶溫潤靦腆的溫馨感,跑向眾人給予擁抱;宸宸奔跑著的狀態,象征著杭州踏上快速發展新征程。

  動態設計加持下,發布會上的三維版舞蹈視頻大為吸睛。視頻一開場,從天而降的三束光打在地上,三個機器人慢慢地數字成像。“這其實是一個數字城市的演播廳,是連接虛擬世界和現實生活的平臺空間。”張文解釋說。

  隨著歌舞歡騰,吉祥物逐漸演變成疊羅漢的“A”字形,象征著“Asia亞洲”;高高躍起又落入眾人懷中的蓮蓮,體現了杭州人對科技和詩意慢生活的尊崇。

  “我們希望對吉祥物的呈現是全方位的。我們必須賦予這個角色一個非常精準的、有個性的呈現,這段舞蹈的個性正是源自吉祥物背后深層的文化、科技、自然生態內涵。”張文說。

  從落下初稿的第一筆,到親眼見證吉祥物站在世界舞臺上正式發布,張文和楊毅弘對“江南憶”組合寄予厚望:“他們就像是真正的杭州市民。希望他們能出現在大街小巷,創造出歡樂活躍的氣氛,代表杭州迎接八方來客,甚至成為杭州的城市向導。”

  【浙江新聞+】 

   

浙商傳媒運營   備案號:浙ICP備05021105號-2   客服熱線:0571-85310626

一本道av不卡免费播放_一本道综合久久免费_日本无码不卡高清免费v_一本道dvd手机在线观看_一本道色综合手机久久_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